DMC / NIER / FF7 死忠粉
最近跳了盜筆 / 全職坑
歡迎勾搭ヽ(•̀ω•́ )ゝ✧
 

跑了很多間漫畫店都無貨要訂,索性從台灣訂了~

金石堂買1-2本書寄香港運費同價,順道買了本6月出的香港已經買不到的首刷漫畫

不過金石堂就只用紙盒寄,裡面沒任何包裝!!!! 

沒有防撞角泡泡紙!!!!!

尼爾長話直接入箱連膠袋都沒有!!!!!!!!!

還好沒有入水,也沒有撞角,簡直是人品爆發……

其實之前都知道金石堂包裝不太行,但沒想到不行到這個程度,要不是博客來沒貨我才不光顧金石堂……

說回尼爾,香港訂價簡直坑到不行,台灣賣NT280,香港竟然賣$93,現在匯率不是3.6嗎……

希望另2本小說也有中文版🙏

 

眼鏡不小心掉馬桶裡了……


(圖片來自網上,侵刪)

 

[悖德之城/傑契司x福丁布拉] 騙局

福丁布拉以生命作代價,向伊里甄斯的人民留下對他們所製造的非自然人的反思,向世界投下極大的衝擊。作為放逐之子,作為一個總統,他所付出的,都超出了他所需承擔的太多太多了。


經過聯合國的人權委員的調查,福丁布拉被裁定「無罪」,不過可以預見他回到島上會引起事端,因此僅僅向他定了一個法規「馮.福丁布拉不得公開身份,及進入伊里甄斯」。說穿了,偷偷回去好了,別讓人知道,畢竟已經公佈了總統的死訊,之前又有為數眾多的市民在軍隊鎮壓下喪生。


本來,福布拉丁已經打算在這之後隱姓埋名生活下去的了,所以,這個較他預料為輕的裁定對他來說,再適合不過了...

2018-09-01 /
标签: 悖德之城
 

剛剛才知道,原來今年817是七夕啊

所以說這就是我單身的原因嗎…


悄悄地(?)佔個tag

2018-08-17 /
标签: 盜墓筆記
 

到手了👏👏👏👏

之前都沒留意有艾米爾,慚愧

直接就買了沒細看內容

這bring arts 的質素……真的不太行啊

Kaine的腿和艾米爾的頭都有奇怪的色差(圖4),花紋也不夠細緻(圖5)

 

求助!急!

求助!

我下載了微博後,不小心用微信登錄了,該如何取消?登錄密碼是什麼??

就只是按了個圖示就給我同步了!之後我在微博改頭像,結果連微信的頭像都自動給我換了??(黑人問號.jpg)

救命啊!我微信是三次元用,但微博是二次元用啊


2018-08-15 /
标签: 微博微信
 

清一清

最近會取關一些太太,說明一下原因:

我在LOF主要是看全職和盜筆,但我發現,最近首頁刷出來的文章,轰出、我的英雄學院、巍澜、魔道祖師等等這些我連原著都沒看過的CP已經比全職和盜筆還多了OTZ

我每天能花在看文上的時間已經不多,篩選掉也要花流量花時間,所以唯有忍痛取關已經爬牆了的太太.....

再見QAQ

 

[毒伯伯該隱/利該] 毒


在經過夢妮安娜(梅樂蒂安娜/米迪安娜)的事件後,該隱每晚都被惡夢纏繞。


「利夫,為什麼要這樣?為什麼爸爸總是要奪取我的所愛?」年輕的伯爵承繼人該隱問他那忠心的管家——利夫。


哪怕一天,爸爸會把利夫也搶去,唯獨他是不可失去的。


「我不知道。少爺。」


「其實,我不知道我是不是真的愛上她。」


該隱可能是因為覺得她跟自己很相像——孤獨,所以才去接近她吧。現在該隱一直覺得她是因他而死,如果他們沒相遇,她也不會死去,所以該隱心底裡總是覺得對不起她。...


 

[火影/鼬佐] 殊途

續《離情》。


佐助可以確定自己一定是瘋了。


一早醒來,張眼看見的竟然是這兩年來一直嚷著要殺死的人,讓他過了好一會兒才理解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也好不容易才止住動作不要直接把鼬踢下床、不要坐起來、不要動、不要吵醒他……


不過,為什麼不要吵醒鼬呢?


啊!因為鼬醒來可能會殺掉自己,距離這麼近未必能夠躲開,對。


等等!要殺的話一整晚時間流流長哪需等到早上自己醒了?難道要反抗才有殺的價值?...

 

剛剛發現一隻蜘蛛,拍死了才發現原來是一隻超胖的蚊子……

 

[火影/鼬佐兄弟向] 離情

嗯,這篇還算是兄弟向吧

道行比較深的看成別的也可以,四捨五入一下

有時候會想這樣打鼬佐TAG會不會不太好,畢竟在我心目中他們是純潔(?!)的兄弟情,但是不打鼬佐TAG該打什麼呢,所以算吧,當清水文吧


丟下水月他們,佐助一人來到某偏僻的小村子,為的是尋找宇智波家族收藏在這附近的忍術書。


村內居民雖然不多,但基本生活用品都能買到,也有那麼一間很小的旅店,對於難得有旅客的村子來說其實足夠有餘。


佐助吃過午飯,打算跟老闆娘要一個房間休息。


「「麻煩給我一個...

 

[火影/鼬佐兄弟向] 哀歌

 目錄


他用手指輕點他的額。


當他不能答允他某些事情的時候,他總會這樣做,從小如此。


所以,當佐助感受到鼬的手指劃過自己的額,兒時的幸福的過往浮現在眼前。他好像明白了什麼,看清了一切的真實。


在那一晚,改變了所有的那一晚。


他回首,背著光的他回首。


那時——


他,哭了。...


 

[火影/鼬佐兄弟向] 等待

目錄


宇智波大宅門外的石階級上,坐著一個人。他坐在那兒已經一整個下午,縱使是寒冬時分,北風吹得他的臉紅彤彤的,他仍是堅持著,母親三番四次勸他回家,也不得要領。


而那個傻瓜正是宇智波佐助。


他在等待外出任務已一個月的哥哥回家。


鼬說過今天會回來的,佐助相信哥哥不會食言,也相信被稱為天才的哥哥絕對能勝任任務,沒有耽誤準時的回到木葉忍者村。


所以佐助從下午就坐在門外等著。


其實他才剛起床吃了早飯就打算坐到門口的,可是想到鼬從南邊山路回來,應該不會冒夜行走,所以,即使一天亮就起行...

 

[少年陰陽師/紅昌] 紅花

在出雲休養中的昌浩,終於能夠走路後,央求勾陣讓他到附近打個轉。在昌浩強調活動一下身體對康復會有進展的情況下,勾陣無可奈何地同意了。當然,同行的除了她還有玄武和太陰。


「哎呀,現在好像那些貴族啊,到哪裡都有人跟著。」臉色依然蒼白的昌浩對跟在他身邊的十二神將說。「如果車之輔也在就更像了!」拉一拉披在肩上的大衣,他打起精神笑說。


雖然是就是他出來活動活動,但碎碎念是少不了。而且也要多穿衣服和要在正午出發,為的是確保不會冷病。才從鬼門關回來,狀態很差的昌浩,是很容生病的。太陰還說不如打傘呢。


穿過現在居住的樹林,可能因為位於聖域...

 

[少年陰陽師/紅昌]喜歡

昌親很驚訝,因為一向隨性的哥哥成親竟然呆站在門前。


在好奇心推使下,他也探頭觀看一下,於是,連他也呆住了。


因為,房間內,昌浩和騰蛇正玩得高興。或者該這麼說,騰蛇抱著昌浩,而昌浩也自得其樂,抬高他那小小的頭跟騰蛇說話。成親他們看到昌浩坐在騰蛇大腿上,跟他說著什麼,在旁人眼中感覺很可怕的式神,偶爾也會回應弟弟幾句。昌親突然覺得,騰蛇好像比以往溫和了些,不過,他們依然不敢接近他。


「紅蓮!今晚陪我睡覺覺!」虛歲四歲,即是準確計算只有三歲的昌浩,賴著騰蛇要他陪伴。


「不。」想也...

 

[少年陰陽師/紅昌] 只給你的溫柔

昌浩生病了,因為他身體一向很好,從小到大生病的次數十隻指頭已經可數,所以一直照顧昌浩的小怪自然擔心得不得了。


昌浩處於半昏睡狀態,床邊的木盆盛著清涼的水,小怪用前腿的爪熟練地洗刷布條,換過在昌浩額上已經溫熱了的布條,不時量度他的體溫有沒上升。


見被子沒有蓋好,伸前腿將之拉好,想把昌浩移一移位置,不要讓陽光曬到,讓他睡得舒適一點。正準備抓位他的衣服時,突然發現這會弄醒他,變回人形才抱起來,安放房間的另一邊。


之後,變回小動物的樣子,等候他醒來。


過了正午,昌浩才睜開眼睛,尋...

 

[魔王/孔有] 櫻雪

目錄

繼續小小虐一下


--------


它不會像雪那樣溶化——

永遠留在我手上。


春季,是賞花的季節。


身處日本,花,當然是櫻花。


雖然他好像不完全是一個日本人啦,大概。


於是,涉谷一家人,早早就前往附近櫻花盛開的公園,希望佔到櫻花樹下的最好位置。


更正,不是涉谷一家人,而是涉谷有利一人。


結果,有利拿...

 

[今日魔/孔有]腐蝕

含真賢

腐眼看人基的話可能有些約村?


---


「吉賽拉,真王是不是會保佑魔族的?」


「這個是當然的啦,陛下。」


「那麼,肯拉德會平安的吧。」


「他是很厲害的人,沒什麼事會難倒他的,我認為,他唯一擔心的只是陛下,所以,請好好照顧自己吧。」


肯拉德,我有好好地處理文件,也早睡早起,你不用擔心的!你還沒回來只是因為有要事要做,對不對?那麼,你快做完要做的事,回到真魔國吧,我發覺,沒有你在,我真的是什麼也做不到,如果你想真魔國好的話,請早日回來,我每分每秒都在等你。...


 

[魔王/肯有] 距離



 ---


你很清楚像現在這樣跟他這麼接近是多久之前。自從離開他身邊至今,過了幾天你從沒

忘記。


在進入棺材前,你故意躺在他背後,使他看不到你的臉,為了不被他見到你滿是思念的

神情。你知道只可以從遠處看著他,在背叛他後,你清楚自己不像從前般在他身旁。如

今他身邊的人已經不是你。


總是元氣滿滿的魔王,在見到你後只見到他受傷的表情,縱使你很清楚始作俑者是你。


所有事情都是為了他好。你得時時刻刻提醒自己,否則你可能會不顧一切回到真魔國,

回到為了他而生的魔王身邊。...

 

[今日魔/真賢] 詛咒

在創世主的恐怖統治下,人們只能坐以待斃,那時候,一個年輕人站出來——他就是以後被稱為真王的那個男人,以真王為首以及一班擁有特別力量的人士與世主進行抗爭。最後,他們勝利了,可是,人類害怕那種力量,更把他們趕到遠離自己的地方,將各種流言和無中生有的故事加諸於他們身上,把他們塑造成敵人,完全無視被他們拯救的因情。


在不知何時開始,他們被稱為魔族。


在名為歷史的長流之中,因為資料的缺漏,因為人為的過失,因為懼怕而刻意的刪改,有不少歷史事實被埋沒了。


也因為,它根本沒...

1/12
1
 
2
 
3
 
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