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MC / NIER / FF7 死忠粉
最近跳了盜筆 / 全職坑
歡迎勾搭ヽ(•̀ω•́ )ゝ✧
 

舞台劇vs音樂劇

尼爾在明年1-2月年舉行音樂劇&舞台劇,在不知道會不會有海外場的情況下我打算去日本朝聖😍


想知道有沒有小伙伴也打算去呢?


 

10分鐘後我就要考試了,本來打算昨天在公司溫習,怎知道太忙了根本沒時間...

所以!考驗我人品的時候到了!非洲人也有臉紅的機會的!

人生第一次裸考有點謎之興奮💃

 

[家教/骸雲] 站在屍體之上3


「澤田大人,草壁先生回來了。」


晚上十時,當綱仍在埋頭跟文件堆搏鬥似保性命之安全,巴吉爾敲門說道。


「請他進來吧。」綱對巴吉爾說。


「是的。」


草壁拿著一份文件進來,自雲雀答應擔任雲之守護者後,他進行的任務的事後報告都是由草壁撰寫的,所以說「草壁回來了」等於「雲雀回來了」。


面積龐大的飛機頭為草壁的臉上打下陰影,其實綱懷疑過飛機頭是否如生物一樣會自行生長的……


「澤田先生,這是恭先生的任務報告,一些細節事項請讓我略過。」因為進行任務本身是雲雀而不是草壁,後者只是知道...

 

[家教/骸雲] 站立在屍體之上2

目錄



「呼……」目送骸離開,綱鬆口氣的癱在椅子上,之後立即正坐以避開一粒糾正姿勢用的子彈。


難道就不能用正常人的方法要他坐好的嗎?為什麼要用子彈啊——!


彭哥列十代在心裡悄悄悼念從知道自己有黑手黨血統後就開始消失的人權。


這時,在走廊上的骸,一邊發出kufufu的笑聲,看樣子心情絕佳的離開哥列大宅。


這代表,有誰要遭殃了。


###


骸的任務在東歐,一個熱情、多姿多彩的城市。人如流水,各自都為生計而努力活著。...


 

混個更

收到水樽和杯子超開心😍😍

實際用,實際用,後備品留起來供奉著之後用

 

[家教/骸雲] 站在屍體之上1

雲雀恭彌,彭哥列雲之守護者,令各黑手黨的情節部門傷透腦筋的人物,因為沒人可以肯定他是真正忠於彭哥列。有人很精闢的說:「雲雀恭彌是彭哥列的雲之守護者,但彭哥列雲之守護者不是雲雀恭彌。」


六道骸,彭哥列霧之守護者,謎一般的人物,被關於復仇者監獄,卻屢屢於黑手黨之間的爭鬥中看到他的身影。然而,沒有人百分百肯定那個宛如從地獄來的男人是否那六道骸,因為,死人是不能說話的。


永遠站立在屍體之上,令所有人懼怕的兩人。


害怕他們的人,也包括據說是他們的首領——彭哥列第十代首領,澤田綱吉。


一想到待會兒要把任務交給骸,他的心情無比的低...

 

拉郎

白昊天好可愛啊啊啊!

我很少會喜歡女角色,這娃可列入我最喜愛女角三甲!

如果她年紀大一點我會想給她拉郎給胖子(我很想胖子有個伴)

可是她才十多歲...!(掩面)

不過不要緊可以跟王萌萌組個cp啊!

吳邪頭號迷弟迷妹!!多匹配!!!


打王盟tag會不會不太好...不合適我再刪吧

 

[彭哥列災難史系列二]情場如戰場

彭哥列災難史系列二。情場如戰場

牆壁倒塌和東西破裂的聲音成為了彭哥列十代的背景音樂。

眾 所周知,十代首領的守護者們都很年輕有為,甚至有說是繼初代以來最年強大的守護者,而十代首領本身能夠凝聚這幾名世間難尋的能人異士,當然擁有十分出眾的 領導能力,所以,理所當然地他們都是感性的人,可以吸引各方面的人與彭哥列合作,能夠理解下屬們的才能,並一同帶領彭哥列發展得蒸蒸日上。

以上是民間流傳的說方,而黑手黨當然不可能出現「官方守護者檔案」這種東西,於是流傳就越來越廣,就經過多更人口,就離事實更遠。

彭哥列十代本人只有一點可以肯定,他的守護者們的確感性,對於愛情方面。

「打者愛也」四字充分的表達出...

 

[家教/XS] 戰慄

[家教/XS] 戰慄




初見那視線相接的一剎那,就深深受到吸引,拜倒在他那憤怒之下

直至今天——

相對於永遠熱鬧過頭的彭哥列總部,瓦利亞分部是比較安靜的,最多只是貝爾和瑪蒙偶爾打上一兩場架,以及間中老大XANXUS丟酒杯和拖人撞牆的聲音。

不過,近幾年,XANXUS也甚少有前述的舉動,對此,史庫瓦羅曾經想過BOSS是不是終於成熟了呢?而稍為感動了一陣子,不過被察覺後,還是要跟牆壁相親相愛一番。

雕花的木質門「碰」的一聲被打開,擁有過腰長髮的史庫瓦羅一面用他那大概是天生的大噪子說:「XANXUS我回來了!竟然派這種雜碎任務給我!」

「垃圾,終於捨得回來了嗎?」

「喂喂!是因為那個艾...

 

[家教/XS] 自覺

垃圾不見了。


只是一件簡單不過的任務,本來應該早就回來了,但卻一直不見蹤影。


預想中應該是第三天早上就回到基地,然而,那令人討厭的大嗓門並沒有出現。


整個大宅都靜悄悄的。


被XANXUS的低氣壓所影響,瓦利亞的成員,不論高中低級都遠離首領的辦公室,不製造聲音以免被憤怒之火轟掉,畢竟唯一能安撫首領情緒的副首領不在啊。


第六天早上,仍在床上睡覺的XANXUS彷彿聽到史庫瓦羅例牌的大喊聲,他睜開眼睛,卻沒看見那個不分地點都跑來跟他報告任務完成的垃圾...

 

[家教/DH] 用生命去愛

[家教/DH] 用生命去愛


迪諾是用他的生命去愛雲雀恭彌,這一點,大家都知道。


從他總是帶著一身傷口依依不捨離開日本說恭彌我會天天打電話給你再換來幾個拐子,就能真切的感受到。


因為家族生意的關係,迪諾來到日本跟對方洽商,順道探望一下師弟和學生。想著師弟大概在上學所以還是先找恭彌吧。


可是迪諾好像忽略了雲雀也是學生一名。雖然念什麼年級和念不念書和上不上課等,都在他本人控制範圍之內。...


 

尋文,佔tag抱歉

以前發現了一篇網近原著向/全員/糧食同人,大長篇

因為那時還未看完網近所以想存著之後看,但今天找不到了...

路過的姑娘有看過的話請丟個連結給我(πーπ)

 

[家教] 飛機頭是男子漢的浪漫

如果說冬菇頭是小孩子的專利,那麼飛機頭就是男子漢的浪漫。


也可說是並盛中風紀委員會的標誌。


並盛中的風紀委員會一向充滿小混混的氣息。


不,這麼說對他們實在太不敬了,他們可是連黑手黨也會害怕的組織。


其中,身為風紀委員長的雲雀恭彌,是單單名字就令人聞風喪膽的...

 

[家教/DH]紙花紛飛

加羅百涅位於日本的分部,紙張的用量比起本部要多好幾倍。


原因無他,因為他那可愛的學生。


而使用者當然是身為家庭教師的迪諾。


雖然用紙的過程跟一般家庭教師有些不同。


雲雀今天的心情不好。


雖然知道他的人從來沒覺得他心情有好過。


今天巡邏校園,一個小混混都沒有;再巡邏整個並盛町,也沒遇上一個不良少年。...

 

[DMC/VD] 隔閡

隔閡


維吉爾回來沒多久,但丁就發現了一個很大的問題。


——他們好像有隔閡!!!???


但丁考慮過其中產生的可能性,例如維吉爾在魔界待得太久、翠絲的淫威、lady的女王高壓政策、安佐的無能等等。


先說說發生了什麼事令到但丁感覺兩人之間有了隔閡。


第一,飲食方面。維吉爾堅要吃健康的食物,他不惜親自下廚,不讓但丁有機會叫外賣,因為他知道只要是他煮的,無論是什麼但丁都吃。


第二,衣著方面。根據維吉爾說,但丁的衣服不是人穿的。冬天竟然只穿件外套就外出,他又不是要美不要命的小姐,無必要穿這麼少。...

 

[DMC/VD]嫉妒

好嫩的文筆啊.....


嫉妒


古語有云,好奇心可以殺死一隻貓。
但丁有云,嫉妒心可以弄碎一把劍。

事情是這樣的,每每看見維吉爾對閻魔刀那小心翼翼、呵護備至的樣子,清洗它時深怕弄壞、像洗玻璃杯似的,但丁就怒不可遏。

哥哥是我的,不可以被那把可惡的刀搶去!(?)但丁心裡是這樣想的。

如果視線可以殺人,那麼,閻魔刀經已被斬開八大塊了,不,應該這麼說,如果視線可以碎刀,那麼,閻魔刀經已化為碎片就像掉到地上的玻璃再被但丁的視線熔掉蒸發為水蒸氣。

鑑於但丁的線視的視線太過灼熱,使到連吉爾這種千年大冰山也不能忽視,終於有一天,他說:「但丁你這麼看...

 

[DMC/VD]虛假的真實

虛假的真實


假如附近有一個維吉爾以前在魔界的手下的話,牠一定會大吃一驚。因為,前黑騎士竟然在曬被單。


基於但丁每天都不遺餘力的誘惑他親愛的哥哥,而事後他們又懶得在被單被弄污前去清潔兩人的身體,所以造成了維吉爾差不多天天都要洗被單的狀況。


掛好了被單,維吉爾走回房子,準備去煮早餐。


仍然是一項會令惡魔大吃一驚的工作。


才剛走到門口,大門就「碰」的一聲被大力推開,會以這種極可能弄壞門板的方法開門,除了但丁以外別無他選。


「維吉爾!」但丁一邊用充滿感情的聲音叫著...

 

尼爾音樂盒開箱文~

盛惠9800yen,大出血...最近尼爾一直推出週邊,於是我一直沒停地下訂單...

不過頸鍊真心買不起,萬多yen一條4個款色...

好吧說回音樂盒,附有4張替換封面紙,一面是automata,一邊是replicant ,竟然有人型emil而不是實驗兵器7號!

可是啊…這張紙的印刷質素會不會差了點...!!!(哭)

音樂是song of the ancients,官網有試聽~

音樂盒裡的那包鹽是幹嘛嗎求翻譯!👉 👈


(我剛發現tag好像有分繁體和和簡體字)



 

佔tag抱歉,想策動群眾的力量

我在日本見到這種風呂敷包手柄 ,問一下在中國這東西叫什麼?我在某寶完全找不到......

 

[DMC/VD]食物中毒

食物中毒


不知何時,但丁從不知何人聽來一句話:「要留著他的人,先要抓住他的胃。」所以,但丁就決定要煮飯給維吉爾吃。


「維吉爾,今天晚飯由我來煮!」坐言起行,但丁興致勃勃坐在維吉爾腿上宣告他要下廚,也難得地沒有在意阻隔兩人的報紙。


「隨便你。」維吉爾用一貫淡淡的聲音說。


假如但丁一如以往地撕開報紙,就會發現他親愛的哥哥面上掛著古怪的表情。不過,他只是帶著極好的心情哼著小調出外買菜。


只有破壞沒有建設的但丁要煮飯!?一個連即食麵也沒煮過的人能夠做出怎樣的菜,想想也知道了。是天才...

1/8
1
 
2
 
3
 
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