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MC / NIER / FF7 死忠粉
最近跳了盜筆 / 全職坑
歡迎勾搭ヽ(•̀ω•́ )ゝ✧
 

[火影/鼬佐兄弟向] 哀歌

 目錄


他用手指輕點他的額。


當他不能答允他某些事情的時候,他總會這樣做,從小如此。


所以,當佐助感受到鼬的手指劃過自己的額,兒時的幸福的過往浮現在眼前。他好像明白了什麼,看清了一切的真實。


在那一晚,改變了所有的那一晚。


他回首,背著光的他回首。


那時——


他,哭了。...


 

[火影/鼬佐兄弟向] 等待

目錄


宇智波大宅門外的石階級上,坐著一個人。他坐在那兒已經一整個下午,縱使是寒冬時分,北風吹得他的臉紅彤彤的,他仍是堅持著,母親三番四次勸他回家,也不得要領。


而那個傻瓜正是宇智波佐助。


他在等待外出任務已一個月的哥哥回家。


鼬說過今天會回來的,佐助相信哥哥不會食言,也相信被稱為天才的哥哥絕對能勝任任務,沒有耽誤準時的回到木葉忍者村。


所以佐助從下午就坐在門外等著。


其實他才剛起床吃了早飯就打算坐到門口的,可是想到鼬從南邊山路回來,應該不會冒夜行走,所以,即使一天亮就起行...

 

[少年陰陽師/紅昌] 紅花

在出雲休養中的昌浩,終於能夠走路後,央求勾陣讓他到附近打個轉。在昌浩強調活動一下身體對康復會有進展的情況下,勾陣無可奈何地同意了。當然,同行的除了她還有玄武和太陰。


「哎呀,現在好像那些貴族啊,到哪裡都有人跟著。」臉色依然蒼白的昌浩對跟在他身邊的十二神將說。「如果車之輔也在就更像了!」拉一拉披在肩上的大衣,他打起精神笑說。


雖然是就是他出來活動活動,但碎碎念是少不了。而且也要多穿衣服和要在正午出發,為的是確保不會冷病。才從鬼門關回來,狀態很差的昌浩,是很容生病的。太陰還說不如打傘呢。


穿過現在居住的樹林,可能因為位於聖域...

 

[少年陰陽師/紅昌]喜歡

昌親很驚訝,因為一向隨性的哥哥成親竟然呆站在門前。


在好奇心推使下,他也探頭觀看一下,於是,連他也呆住了。


因為,房間內,昌浩和騰蛇正玩得高興。或者該這麼說,騰蛇抱著昌浩,而昌浩也自得其樂,抬高他那小小的頭跟騰蛇說話。成親他們看到昌浩坐在騰蛇大腿上,跟他說著什麼,在旁人眼中感覺很可怕的式神,偶爾也會回應弟弟幾句。昌親突然覺得,騰蛇好像比以往溫和了些,不過,他們依然不敢接近他。


「紅蓮!今晚陪我睡覺覺!」虛歲四歲,即是準確計算只有三歲的昌浩,賴著騰蛇要他陪伴。


「不。」想也...

 

[少年陰陽師/紅昌] 只給你的溫柔

昌浩生病了,因為他身體一向很好,從小到大生病的次數十隻指頭已經可數,所以一直照顧昌浩的小怪自然擔心得不得了。


昌浩處於半昏睡狀態,床邊的木盆盛著清涼的水,小怪用前腿的爪熟練地洗刷布條,換過在昌浩額上已經溫熱了的布條,不時量度他的體溫有沒上升。


見被子沒有蓋好,伸前腿將之拉好,想把昌浩移一移位置,不要讓陽光曬到,讓他睡得舒適一點。正準備抓位他的衣服時,突然發現這會弄醒他,變回人形才抱起來,安放房間的另一邊。


之後,變回小動物的樣子,等候他醒來。


過了正午,昌浩才睜開眼睛,尋...

 

[魔王/孔有] 櫻雪

目錄

繼續小小虐一下


--------


它不會像雪那樣溶化——

永遠留在我手上。


春季,是賞花的季節。


身處日本,花,當然是櫻花。


雖然他好像不完全是一個日本人啦,大概。


於是,涉谷一家人,早早就前往附近櫻花盛開的公園,希望佔到櫻花樹下的最好位置。


更正,不是涉谷一家人,而是涉谷有利一人。


結果,有利拿...

 

[今日魔/孔有]腐蝕

含真賢

腐眼看人基的話可能有些約村?


---


「吉賽拉,真王是不是會保佑魔族的?」


「這個是當然的啦,陛下。」


「那麼,肯拉德會平安的吧。」


「他是很厲害的人,沒什麼事會難倒他的,我認為,他唯一擔心的只是陛下,所以,請好好照顧自己吧。」


肯拉德,我有好好地處理文件,也早睡早起,你不用擔心的!你還沒回來只是因為有要事要做,對不對?那麼,你快做完要做的事,回到真魔國吧,我發覺,沒有你在,我真的是什麼也做不到,如果你想真魔國好的話,請早日回來,我每分每秒都在等你。...


 

[魔王/肯有] 距離



 ---


你很清楚像現在這樣跟他這麼接近是多久之前。自從離開他身邊至今,過了幾天你從沒

忘記。


在進入棺材前,你故意躺在他背後,使他看不到你的臉,為了不被他見到你滿是思念的

神情。你知道只可以從遠處看著他,在背叛他後,你清楚自己不像從前般在他身旁。如

今他身邊的人已經不是你。


總是元氣滿滿的魔王,在見到你後只見到他受傷的表情,縱使你很清楚始作俑者是你。


所有事情都是為了他好。你得時時刻刻提醒自己,否則你可能會不顧一切回到真魔國,

回到為了他而生的魔王身邊。...

 

[今日魔/真賢] 詛咒

在創世主的恐怖統治下,人們只能坐以待斃,那時候,一個年輕人站出來——他就是以後被稱為真王的那個男人,以真王為首以及一班擁有特別力量的人士與世主進行抗爭。最後,他們勝利了,可是,人類害怕那種力量,更把他們趕到遠離自己的地方,將各種流言和無中生有的故事加諸於他們身上,把他們塑造成敵人,完全無視被他們拯救的因情。


在不知何時開始,他們被稱為魔族。


在名為歷史的長流之中,因為資料的缺漏,因為人為的過失,因為懼怕而刻意的刪改,有不少歷史事實被埋沒了。


也因為,它根本沒...

 

[今日魔/孔有] 這次是魔之告白大作戰

一.


「有利……」肯拉德用比平日低沉的聲音喃喃地喚著身下人的名字,他溫柔的吻上有利,佈滿劍繭粗糙的手掌,沿著脊椎滑下,引起一陣顫慄。


「啊……肯拉德……」手攀上肯拉德的肩膀,眼角閃爍著因受不住那撫摸所帶來的情潮而流出晶瑩的淚水。


「有利……涉谷,棒球賽要開始了噢。」


「哈?」


有利張開眼睛,眼鏡反光的好友兼大賢者村田健正正在自己的上面。


「原來是村田啊……」難得有利以不滿的語氣說。


「一臉失望幹什麼?做了個好夢嗎?哦哦,該不會是發春夢吧?」村田露出一個很不大賢者的笑容。...


 

等到天荒地老~終於等到了中文版~

翻譯暫時看沒大問題,只是文法上有時會怪怪的,典型日翻中的小問題

因為沒買日版所以不能比較,但單從手感來說,跟以往買的台版差不多


 

[今日魔/孔有]彩虹的盡頭


---


「小有啊,彩虹的盡頭就是幸福喲。」

「什麼是幸褔?可以吃的嗎?」小時候很可愛很可愛穿著裙子的涉谷有利天真地問。

「如果小有覺得幸褔,這裡會暖暖的啊。」媽媽把手放在心口。

「哦?」年紀小小的有利還不太明白。

「那麼,有利到那裡就能幸福嗎?」小有利指著掛在天邊的彩虹問。

「對喲。」

於是,小時候很可愛很可愛的有利就向著彩虹跑去。

「媽……小有很可憐耶……」涉谷勝利說。

話須如此,他也沒有阻止他寶貝弟弟,因為……這樣的小有真的很可愛。

當然,有利是沒可能到達彩虹的盡頭的,還因此哭了很久呢。

這件事到有利長大後媽媽每次提起他都會這麼說:「這是童年陰影啊——!」

︿﹀︿﹀︿﹀︿﹀︿﹀︿﹀︿﹀︿...

 

[今日魔/孔有]在我身邊

 今日魔這系列我自己真心覺得很雷........十幾歲和廿幾歲的思想差得真遠啊......


-------------


作為一個成功的魔王,有條理的整理國事是基本的要素。而立志要使人類與魔族和平共處的有利陛下,正在努力簽署一堆文件,認真到連雲特不斷的讚美也忽視。


「噢,我的陛下是如此令人心醉,我雲特定必一輩子追隨您……」


從表面上來看,有利機械式地在紙上簽名字;而實際上,他在想——今晚怎樣避過沃爾夫的跑到肯拉德那裡睡呢——有著天使般睡臉跟惡魔般睡相、真魔國第二十七代魔王的未婚夫(妻?)、第二十六代魔王即是現在的上王陛下的第三個兒...

 

[魔王/真賢] 終始

 看自己以前寫的文覺得很雷........

人兒什麼的我現在極討厭..........


------


「殺了我吧,我的大賢者。」


金髮主人含笑說,語氣如同談論天氣一般,所以,即使近乎萬能的大賢者也沒察覺當中的含意。


「陛下,若您是因為太閒而導致胡言亂語的話,請批改這些原本應該是你改的公文。」大賢者冷冷的說,毫不隱藏其諷刺。「抑或你為了逃避政務,寧願去死?如果你真的那麼討厭的話,那我只好說我跟錯人了。至於要死的事,我很樂意送你一程。」


真王放聲大笑,惹...

 

[魔王/孔有] 奢望

目錄


虐?


再也不會痛了。


只是像當時那樣往下墮而已。

有利第一次產生想死的念頭,連他自己都嚇了一跳。 

真魔國上下還在等他回去的啊,如果他死了的話一定引發戰爭的,最重要的是不能維持永遠和平主義喲!還有可愛的女兒古蕾塔,爸爸不在一定會被毒女教壞!而且也不可以辜負芙林夫人、亮晶晶先生和芬芬先生,他們幫了這個第二十七代菜鳥魔王的忙呢!更不用說血盟城內的臣子了,雲特大概會不顧儀態大哭暴走,古恩達的眉頭會多了幾條紋狂編毛線娃娃,沃爾夫會抓著無辜的路人甲出氣——有時候,有利也不禁佩服自己在這危關頭亂想一通,果然不枉土耳其進行曲的外號...

 

[魔王/孔有] 相對無言

本來想修修文分分段,但我放棄了


肯拉德回到真魔國,最高興的應該是有利,沒錯,應該是。


他應該在見到肯拉德的那一剎像個小孩子似的跑著跳著去到久未見面的人的身邊又或者直接撲到他的懷裡一如電影里的男生擁抱再逢場面,再露出屬於這個獨特魔王專有的開朗的笑容大聲叫嚷:歡迎回來!

之後再拉著他走入血盟城王城不理會吃醋的未婚妻(夫)在氣到差點爆炸因為好心情令他無視一切,接著應該一直說一直說一直說充分發揮他土耳其進行曲的外號直到吃晚飯也一直拉著在說說說。


而肯拉德一直微笑包容著又有點無可奈何又寵溺地著看著久沒見面的魔王,然後有利繼續無視沃爾夫直到後...

 

[魔王/孔有] 水

微虐? 


有利看著水從指間流下,雖然他的眼睛好像是望著水,不過眼裡卻沒有焦距。


「涉谷,你刷牙洗面已經花了半個小時了。」村田沒敲門,直接走入魔王麼用的浴室,反正沒有人會有膽子說他的不是,不論是因為他的靈魂身份還是他今世的雙面性格。


「涉谷?」村田見有利呆呆的看著手沒理會他,所以再喚一次。不過依然沒反應。


於是,腹黑,不,雙黑大賢者以談論天氣的語氣說:「啊…不如找紅色魔女來吧,我昨天聽到她說發明了一個叫人起床的魔動機器呢。」


「什麼!?」


終於聽到...

 

[魔王/孔有] 純粹是魔之選美比賽

 目錄

(約村出沒注意)


若要用「純粹」這一詞去形容一個人,那麼涉谷有利絕對當之無愧。在村田幾千年的人生閱歷之中,他從未遇到過像涉谷這麼純粹的人——比玻璃還要透明,比蒸餾水還要淨潔。他總是替他人著想嚷著正龘義而忽視被傷透的自己,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份為人著想的精神,他才能以十六歲之齡當上一個備受愛戴的國龘王。村田想了很久,也想不透,有時連他自己也不禁苦笑。


簡直是出淤泥而不染,明明家裡盡是一些怪胎,為什麼能養大這麼一個純粹的人呢?這是連大賢者都無法解答的問題。


比頑石更點不透,卻能聚集眾人的目光,被他吸引,再也轉不...

 

剛到手的emil燈,原來是感應燈,有人經過才亮,可以嚇死小偷XDDD

 

NieR:Automata TRADING ARTS mini 抽到隱藏版紅眼9s~

1/11
1
 
2
 
3
 
4
 
5